王耀尝过很多次等待的滋味。
很小的时候,一次偷偷溜出上司的住处,耳边充斥的却是百姓“是日何时丧?予与女皆亡”的咒骂。待回到皇宫,眼前的酒池肉林好像一根刺,桀招呼自己过去玩乐的笑脸混着百姓的哭嚎与咒骂,好不眩目。妹喜将王耀抱到膝上,王耀攥了攥身上的衣服,竟也开始了掰着手指等日落的日子。尽管那时他不懂日落后到底会发生什么。
往后的无数年岁里,王耀慢慢明白了太阳总会落,历史也总是周而复始,只是那第一次傻傻的等待,总是浮上心头。
不过他的等待远没有结束。无论是陪上司等年老的功臣再次上朝,等远征的将军士卒胜利归来,还是一个人等远走的诗人意气风发地回京,等买糖葫芦的小女孩再次出街叫卖,等出逃的上司和家眷重新回到...

© 锦帆应是到天涯 | Powered by LOFTER